Sunday, July 31, 2016

dream wedding

好友快结婚了
可是我一点也感受不到她的快乐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新浪比新娘兴奋
说得直白一些我觉得好友像是被逼婚

因为她弟弟要结婚了
所以传统的父母要求身为大姐的她快点完成终身大事

从她宣布结婚至今
我只听见她说一切从简
不需要这不需要那
或者埋怨为什么长辈那么多要求
就连每个新娘梦寐以求的婚纱照她都想不要
反而是新郎兴致勃勃要拍照
可是父母就是因为传统才要她结婚
哪里可能避得开那些繁复礼节

因为是好朋友
所以心疼她
过了30的女人
真的急着结婚吗

我宁愿有个对自己和伴侣意义非凡的婚礼
也许很简单也许只有我们两个
也不要一个应酬长辈的婚礼

Friday, July 29, 2016

肚子。饿

最近公司举办了好多联谊活动
通常都在萝卜小镇举行
当然亚洲帮不会错过难得出游的机会

慧姐认识那里的亚洲帮
春娇也有共同的朋友
所以每一次到萝卜小镇都可以找朋友叙旧
大家都很兴奋

那一晚的活动是拔河比赛
拔河比赛在酒吧举行,真的令亚洲帮大开眼界
原本以为自己的队伍赢了
可是成绩揭晓时胜利的竟然是萝卜小镇

Anyway 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
有些人忙着喝酒有些人和老朋友叙旧有些人在物色伴侣
春娇又可以和为梦想可以很拼的真姐见面了
她最津津乐道的事迹是花了4小时走上雪山面试
如果她不被录取,春娇发誓一定罢工为她抗议
当晚她烤了萝卜蛋糕请大家吃
她在简讯里一直说 Carrot Cake
春娇还以为是中式的萝卜糕

在巴士上志明就一直吵肚子饿
春娇安慰他说到了就有萝卜糕吃
想着家乡的美食,他们两人都很期待
当真姐拿出她所谓的萝卜蛋糕
春娇和志明当场翻白眼

明:我真的很饿,陪我去吃东西吧
娇:吃萝卜糕吧,我想留在这里和他们聊天
明:你叫我来的,所以你必须对我负责

由于春娇说不赢志明,唯有陪他到镇上吃东西
绵羊国的小镇都真的很小,一条街从街头走到结尾不用15分钟

娇:你要吃什么,所有的店都快关门了,而且很冷吖,快点决定啦
明:就吃 Pizza 吧

很不巧的 Pizza 店准备打烊
最后他们回到真姐的住宿
春娇煮了快熟面给志明
志明吃得很满足

Thursday, July 28, 2016

说。再见

第一次说再见
春娇请了三个星期假
短暂离开国家公园小镇
原本和慧姐的环岛游因为她患上盲肠炎必须回国治疗而泡汤了
可是春娇决定在帮慧姐把车子卖掉前善用车子
工作了那么久,是时候好好玩一玩

滑雪场的工作有很多未知数
春娇和志明也不晓得他们是否还会再见面

娇:不知道我回来后你还在吗,我们拍照留念吧
明:要那么老土吗,就算不在绵羊国见面,也会在其他地方见啊
娇:可是2012是世界末日吖,也许没机会再见了,拍吧拍吧
明:随便你啦。不要拍到我的疤痕可以吗

第二次说再见
志明在冬天结束后离开国家公园小镇
他快回国了,所以决定到南岛玩一玩才离开

七早八早春娇就收到志明的简讯
明:有事相求
娇:什么
明:我把食材都给了你,今天没东西吃了。你可以煮午餐吗?
娇:我还以为什么事,当然 OK

答应的那么轻松,春娇该煮什么呢
就意大利面吧,失败率比较低
娇:快煮好了
明:那么快,我还打算帮忙的,那吃完了我来洗碗

最后一次在餐厅撑抬脚
明:没了吗?我还没饱
娇:那你要绿豆汤吗?昨晚剩的
明:要!你的厨艺进步了
娇:真的吗
明:继续加油哦!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你,你要好好练习
娇:好,下次见面我再下厨,让你尝尝是否有进步
明:我不会去找你的,你来找我吧

午餐后闲聊了一会
志明就到时间离开了
因为下雨
春娇只说了再见就没送志明到车站

不管他们是否会再见
春娇很开心志明把食物都吃光
他还说绿豆汤很好喝
虽然志明嘴里说不会找春娇
但春娇心里知道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传说中我很丑但很好吃的绿豆汤

人间。天堂

明:你明天出发?
娇:是的。慧姐的伤势严重,我要送她去复诊,然后她就回国了。
明:那之后呢?
娇:就环岛玩一玩咯。然后回来上班。
明:那你一定要去Whitianga,那是背包客的天堂,我也在那住了一个月。

就这样春娇离开了国家公园小镇
一个人开车到最大城市照顾盲肠炎的慧姐
送她到机场后,两个星期的环岛自驾游就开始了
春娇一路开车到最北的神话小镇
和在葡萄小镇认识的朋友会面
一起玩了几天,又回到一个人

当然她到了志明口中的背包客天堂
可惜天公不作美,雨连续下了好几天
沙滩少了阳光
街上空荡荡的
她觉得这里没想象中的美
待了两晚就离开了

在离开前,难得的阳光普照

Wednesday, July 27, 2016

家家。酒

春娇在初学者区的咖啡厅上班
志明负责指挥交通或操作缆车
两个人在不同的部门
白天很少机会碰面

住在鸟不生蛋的国家公园小镇
除了自己下厨真的别无选择
所以他们最常碰面的就是晚餐时刻
春娇总在7点后才去厨房
除了可以避开和志玲姐姐一起用餐
更重要的是志明都是那个时候准备晚餐的

娇:今天过后我就没有蔬菜吃了,不知道几时才可以去美丽湖小镇采购
明:以后你自己去冰箱拿我的吧,都有写上名字的

明:你有咖喱粉吗
娇:当然有。我无辣不欢的

娇:怎么知道鸡翅熟了吗
明:用眼睛看
娇:怎么看
明:白痴,我帮你看

大家各自下厨,互相交换食材
而且都会很有默契的替对方留个位子
有时候还会和超热情的智利情侣一起共进晚餐
四个人有说有笑
交换某某部门的情报聊聊某某人的八卦
那是大家应付超烦游客一天后最轻松自在的时光

就连志玲姐姐也酸溜溜的说
你和你的志明很温馨哦

 
明:用叉子插一下鸡肉就可以知道它熟了没

奥运。飞鱼

成为奥运的一份子是每个运动员的终极梦想
志明从小练游泳,参加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比赛
四年一度的奥运,他当然最关心游泳项目

在绵羊国网路很贵
通常大家都轮流购买网路
然后帮忙查资料,订购车票,下载影片

明:你今天 Off 吧,有买网路吗
娇:有啊,干嘛
明:帮我查看明天自由式几点开始
娇:早上6点
明:谢啦

志明真的早上起床看比赛
因为晚上的比赛都轮不到亚洲帮
老外爱看划船
尤其绵羊国最厉害的项目是划船
从早到晚电视都在划
亚洲帮都不明白
划船那么 slow mo 有什么好看

娇:你为什么不参加奥运
明:香港已经有方力申了
娇:原来如此
明:你真的好白痴

Monday, July 25, 2016

true。love

酒吧很爱搞 Quiz Night
不知羞耻的亚洲帮很有自信的参加了某一晚的 Quiz Night
比赛没开始就为了队名要叫 Snowboard 或 Ski 吵了一番
最后决定叫 Snowboard VS Ski
还没开始比赛就有内讧
这样的队伍会有胜算吗

当然我们输了,可是虽败犹荣
大马帮的慧姐真的什么都会,替我们解决了很多题

比赛结束,继续喝酒
也许大家喝多了
志明开始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
平常的他都不喜欢在大家面前说那么多话
原来他那么喜欢美丽湖小镇
因为他在那里疗情伤好一段时间
也因为那段恋情
他以后不会再接受远距离恋爱

他真的聊开了,开始为大家取花名
这是因为他的记性很差,尤其是记人名
志玲姐姐是公主
小叮当是肥仔
孤僻先生是 True Love

娇:那我呢?
明:你是白痴
娇:你见到我时真的叫我白痴?
明:是啊,因为你是白痴
娇:那我也要帮你改花名
明:叫我喂。我们见面时是不是都先说喂
娇:对吖
明:都说你是白痴

志明一直认为春娇和孤僻先生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所以怂恿春娇接受孤僻先生,说他是她的 True Love
其实他俩比较熟,因为他们本来在葡萄小镇就认识了
孤僻先生天生孤僻,来了国家公园小镇也没结交什么新朋友
那自然就只有春娇一个朋友咯

那晚大家和茫了
过了一个很开心的夜晚

可是春娇很介意
志明认为她的 True Love 是别人

欠债。还情

某一天春娇发现自己的银行卡不翼而飞
应该是和萍水相逢的朋友逛街时掉了
沿途找了一遍还是没结果
算了

可是在这偏远的国家公园小镇没有银行
不能补办银行卡,现金又快用完了怎么办
也不知道下一次 Day Off 会不会遇上员工出城的日子 

晚餐时
明:为何闷闷不乐
娇:银行卡不见了,没钱
明:我帮你付不就好了,愁什么呢

志明当了春娇一个月的提款机
哦不,是付钱机
买东西要结账时只要喊:喂,付钱
就有人买单,挺爽的

每次去喝酒志明都会帮春娇点 Cruiser
明:反正我帮你付钱,你没得选
娇:随便,有的喝就好了,哈哈

又某一天
到志明的卡不见了 
明:喂,给你机会报恩,我的卡不见了,到你帮我付钱
娇:我没得选吧

Sunday, July 24, 2016

患难。见真情

志明是游泳健将
平常也爱踢足球
所以运动很强
当亚洲帮还在初学者区练习滑雪时
他已经完全上手,还是第一个挑战山顶的

某一天收工后
春娇一如往常搭员工巴士回住宿
在巴士上司机哥哥就忽然叫了春娇
司机:你的朋友受伤了,从山上掉下来,流了很多血
娇:哪位朋友
司机:亚洲人,男的。你赶快打给他看他怎样了
春娇一脸错愕
司机说的应该是志明吧

春娇传了简讯给志明
他没回复
应该在诊所吧

就在春娇忙着准备晚餐时
志明出现了
明:吖,我没事。
娇:真的吗?看起来很严重啊。
明:没事,死不了。不讲了,我回去休息。
娇:OK,那你有晚餐吗?
明:别担心,我房里还有有食物。

春娇的心扑通扑通的跳
志明的伤势看来很严重
他的眼角还在流血,额头和脸颊都包扎着

从那天起春娇每天都把店里剩下的 Pie 和 Pizza 带回去给志明当晚餐
明:你每天给我吃这个我会变肥仔
娇:你又不喜欢吃我煮的,唯有给你这个
明:是吗?我有说过吗

某一天春娇滑雪受伤了
娇:现在我明白你的痛了
明:是啊很痛,但我可以忍
娇:医生说不可以忍,会影响呼吸,肺部会积痰
明:那你的止痛药吃完了吗
娇:快完了,很痛的时候我就吃
明:我自己有带止痛药,医生给的都没吃,我给你吧

志明休息了两个星期终于可以回去上班
娇:这开工利是给你,不要再有意外了
明:有钱吗,哈哈

回到房里志明传来简讯
为什么不是钱,巧克力会胖吖


Wednesday, July 20, 2016

Cruiser 。Closer

在西方国家,饭后活动一定离不开喝酒聊天玩游戏
那晚是孤僻先生的 farewell party
志明春娇和亚洲帮决定不醉不归

每个人准备了狂欢的家伙
酒零食汽水蛋糕雪糕扑克牌

志明很豪爽地给了春娇一瓶 Cruiser
请你喝我最喜欢的 passionfruit 口味

春娇酒量有限
Cruiser 甜甜的很好入口
从此那也变成了春娇最爱的酒精饮料

春娇志明各自回国后
花了一段时间找工作
并有了谁先找到工作谁请喝 Cruiser 之约定

每当志明失落的时候
春娇都会鼓励他:一切会变好的,见面请你喝 Cruiser
因为 Cruiser 春娇志明变 closer
虽然四年后,他们依然还没机会再一起喝 Cruiser

那一晚没人喝醉
但每个人都有回家

 
变 closer 的地方
说好了以后有机会回来
一定会住这里

单独。约会

明:我要去美丽湖小镇买东西,你今天OFF 吗?
娇:是啊,可以一起吗,我也想买东西
明:刚收到公司的简讯,今天有 Staff Bus 去小镇吖,你跟大队去吧
娇:可是他们很早回来的,我有很多东西要买
明:那好吧,15分钟后门口见,不可以迟到,还有不可以让志玲姐姐跟

什么?刚睡醒吖!15分钟!
为了难得的单独约会
春娇旋风式地准备出发
志玲姐姐一直问:你要去哪里

一出门口就看见香蕉外套
心里满满的期待

闲聊了一会儿
春娇开始像志明投诉志玲姐姐
她每天很晚才吹头发
又喜欢半夜和小弟弟男友上网聊天
又不带耳机,有时候还会吵架

志明冷冷的回答
其实我对她的事没兴趣,不需要告诉我

春娇以为他们是朋友可以互相诉苦
或许男生不爱讲八卦
或许他们并没有熟到可以无所不聊
又或许志明只想安静地驾车
那不讲了听音乐吧

到了美丽湖
志明说他要去理发然后去银行
因为刚刚的小插曲,春娇决定分开行动
约了傍晚在超市会合

就这样两个人
在小镇各忙各的
最后在超市会合然后一起会宿舍
结束了名副其实的单独约会

Tuesday, July 19, 2016

可乐。鸡翅

春娇和志明
最常见面的地方就是厨房

有一天志明兴致勃勃
说要烹调有家乡口味的晚餐
选了茶餐厅必点的可乐鸡翅
说那充满儿时回忆
也有妈妈的味道

志明很认真地研究食谱
向妈妈讨教秘方
到20公里外的小镇购买食材

那一晚他终于煮了向往已久的可乐鸡翅
他很骄傲地告诉春娇
我请你吃鸡翅
帮我试试味道是否正宗港味

春娇厨艺一般般
有人请吃,当然觉得很OK

志明摇摇头说
这和妈妈煮的还差很远
鸡翅不入味
一定要再问问妈妈哪里出了错

不管鸡翅是否有可乐味
春娇心里比可乐还甜
因为试菜当晚志玲姐姐也同台吃饭
人家很厚脸皮地要了一块鸡翅
志明果然说到做到
真的不理人家

最后志玲姐姐很无趣地坐到一旁
留下春娇和志明撑抬脚

坚。朋友

志玲姐姐的撒娇功夫真厉害
误打误撞
春娇代替了志明
成为志玲姐姐的同房

最奇怪的是
后来志明和春娇说
他没有答应志玲姐姐和她一起住
从来没有

不管谁说谎不重要
重要的是志玲姐姐很难搞
非常十分严重难搞
还没一起住就因为五月天翻脸

指使春娇煮饭给她吃
还嫌弃春娇的食材不高档
最可恶的是
明明自己公主病
还到处投诉春娇公主病

志明看了超不爽
志明郑重警告春娇
如果你任由志玲姐姐欺负你
我就和你绝交

春娇好感动
原来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原来志明有把春娇放在心里

好吧
从那天起春娇再也不帮志玲姐姐煮饭
志明也不再和志玲姐姐聊天
他说他看清她的为人了
以后不同台吃饭
就算同台也不说话

谢啦,朋友
春娇开始觉得志明很帅

PS:承诺要说到做到才算数,说了不做那叫谎言

Monday, July 18, 2016

第一次。见面

春娇早在志明出现前就早已久仰大名
听说他很帅很有钱很善良很天真

事实证明才认识几天的志玲姐姐一点也不可信
她把志明形容的那么好
应该是暗恋他吧
不其实她明恋他
因为听说他们要合租一间房

第一次见面在员工巴士
志明向志玲姐姐炫耀新买的“手兔”敲漂亮
春娇问宿舍可以养兔子吗

志明继续炫耀超市的“葡图”敲甜
春娇问那是葡萄牙菜吗
还有你在敲什么

就这样
春娇对志明的帅气有钱善良一点都没兴趣
只想教他说大家都明白的人话
超级漂亮的手套和超级甜的葡萄
志明欠你们一个道歉

春娇还想知道
他真的很傻很天真吗
真的要和志玲姐姐一起住
人家有小弟弟男友吖

那一天
除了兔子和葡菜
春娇还记得志明那比熟透香蕉还黄的防水外套

春娇。札记

为何是春娇
因为男主角是志明
就这样

水瓶座。金牛座
普通话。广东话
小白痴。大英雄

这就是春娇和志明在滑雪场的经历
几分真几分假
当事人也不清楚
一个健忘症
一个妄想症
就这样
开心就好

四年了
应该是开心的
未完。待续